新加坡选举:没有悬念,但有无数可能性

“东北线信号系统故障将导致地铁服务延误,乘客出行将推迟20分钟。

“9月8日8点48分,在地铁站台焦急等待了40多分钟的乘客终于在官方网站上看到了新加坡地铁公司(SMRT)在其手机上发布的消息。

这是SMRT今年第56次失败。

自1963年脱离英国独立和1965年脱离马来西亚以来,新加坡在其“国父”李光耀建立的人民行动党的领导下,已经从一个满目疮痍的东南亚“城邦”转变为世界上最成功的经济体之一,并成为世界眼中的经济奇迹。

然而,李光耀去世后,他创建的新加坡模式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考验。

移民的涌入、公共基础设施的负担过重、贫富差距的扩大以及经济增长的下降都在“挥霍”李光耀留给人民行动党的政治资本。

“地铁列车已经发生多次故障,政府一直未能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

他们到底在干什么?“由于新加坡政府对公众舆论的严格控制,一名乘客在向媒体表达不满后没有留下姓名。

尽管乘客目前不愿意透露自己的位置,但他可能会在72小时后找到一个更好的机会来表达自己的愤怒。

新加坡将于9月11日举行全国大选。

此次大选不仅是李光耀逝世后,执政党人民行动党首次面对新加坡民众的信任投票,也是该党执掌新加坡政权50年来第一次在全部29个选区89个议席均遭遇到了反对党的挑战。这次选举不仅是李光耀去世后执政的人民行动党第一次面对新加坡人的信任投票,也是该党执政50年来第一次在所有29个选区的89个席位上面临反对派的挑战。

无论是遵循传统还是改变历史,新加坡人都会做出自己的选择。

当然,地铁故障从模式到案例都不会危及人民行动党的执政地位。然而,地铁事故频发背后的现实是,新加坡模式遇到了“瓶颈”。

新加坡模式基于三个基本点:吸引外国投资,通过稳定的人口增长促进经济扩张,以及专制的“家长制”。

正是在这种管理模式下,新加坡从“第三世界”跃升至“第一世界”。

在过去1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新加坡经济保持着5%至7%的平均增长率。

他不仅成为全球金融中心,也是亚洲最大的外汇和商品交易中心。

新加坡模式也成为亚洲国家学习的模式。

然而,随着新加坡独立50周年的到来,这种模式逐渐显示出一些疲劳或疾病的迹象。

为了引进投资,新加坡一直把低税收作为一种“诱惑”,但这也造成了另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收入不平等加剧。

提供全球超级富豪信息的咨询公司Wealth-x估计,新加坡每100万人中,就有255人拥有3000万美元或以上的资产,比平均水平高出8倍。

然而,与此同时,10%至14%的新加坡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新加坡的贫困线是一个四口之家,月收入不超过1250新元(约950美元)。

2014年,新加坡的基尼系数升至0.478%,在世界发达国家中排名第二。

基尼系数介于0和1之间。越接近1,社会分配越不平等。根据一般规则,0.4通常被视为贫富差距的警戒线。

2012年,美国民意测验专家盖洛普在世界148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一项关于“幸福”的调查。结果出乎意料。新加坡是最后一个“最不快乐的国家”。

缺乏幸福和生活成本的巨大压力也导致了新加坡的低生育率。为了弥补劳动力短缺,新加坡政府不得不出台移民政策。然而,随着大量外国人口的进入,不仅基础设施不堪重负,还出现了新加坡人民和移民之间的种族对立等社会问题。

新加坡一度被外国投资者视为“投资天堂”,现在正逐渐失去魅力。

8月27日,内阁解散的同一天,新加坡政府将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测从2%-4%下调至2%-2.5%。

快速的经济增长曾经是李光耀和人民行动党之间的“精神纽带”,最终统一了新加坡这个不同民族和种族的国家。然而,随着这种“精神纽带”,人民行动党的松散权威开始“松动”。

选择9月1日道路不仅是新加坡选举的提名日,也是人民行动党遭受苦难的日子。

在这一天,50年来在新加坡政坛独树一帜的执政党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反对它的不仅是旧工党,还有九个反对党,包括民主党和民族团结党。

除了创纪录数量的反对党之外,反对党将首次在该国29个选区对人民行动党发起全面挑战,包括新加坡现任总理李显龙的选区,这些选区被视为人民行动党的大本营。

为了使这一挑战更具威胁性,避免在同一个选区发生三方或多方对抗,九个反对党的领导人已经在提名日之前发表了联合声明。

其中,工党,目前议会中唯一拥有席位的反对党,将承担主要的“战斗”任务。

由于新加坡的大选是基于全额方法,在大多数选区获得半数以上支持的人民行动党将毫无疑问地通过赢得议会多数席位赢得选举。

对于一场有明确结果的选举,包括工党在内的反对党希望实现发出声音和扩大声音的目标。

因此,“建立一个平衡的议会”和为政府提供“噪音”已成为反对党的共同要求。

在这次选举中,工党将争取10个选区的28个议会席位。

然而,确认这28个席位意味着更有远见的政治考虑。

与2011年大选相比,此次选举增加了议会2个席位,共有89个席位。这28个席位比阻止宪法修正案所需的三分之一少了两个。

这将给选民带来极大的心理安慰。这不仅表明工党在当前形势下无意取代人民行动党(People Action Party)的执政党,给现有政策带来不确定性,也凸显出工党反复强调其作为执政党监督者的角色。

这样,希望改善人民行动党的选民就可以与其支持者分开,而另一批希望看到新加坡实现两党制的年轻选民就可以获胜。

以便进一步扩大工党的投票份额。

即使工党在这次选举中只赢得了28个席位中的一半,这也将是一个巨大的胜利。

尽管它在议会的总席位中仍然处于劣势,但它具有显著意义。

在之前的2011年选举中,工党赢得的四个席位被视为新加坡政治体系的“分水岭”。如果“领土”再次扩大,可能会为新加坡政治走向两党制铺平道路。

“新加坡在过去50年取得的成就归功于我们的团结和全国的团结。

“9月8日,李显龙在选举的群众集会上说。

然而,为了让新加坡迈向更好的未来10或50年,新加坡领导人可能应该听取一些不同的声音。

从这个角度来看,虽然新加坡选举没有悬念,但它为新加坡的未来留下了无限的可能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