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文俊的数码摄影:游戏之镜

本报记者于娜3月9日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和而不同:傅文俊数码摄影展”。本次展览由重庆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彭锋协办

展览展示了艺术家近年来创作的5个系列的57件作品。

傅文俊从事摄影、装置等艺术创作多年,创立了“数码绘画抽象摄影”学派。

傅文俊运用写意艺术语言中的绘画视觉元素,创作了一系列数码摄影作品,成为中国当代摄影的先驱。

近年来,他以其独特的艺术风格和理念活跃在当代艺术舞台上,并受邀参加许多国际艺术三年一次的展览和双年展。

本次展览的主题“和而不同”(Harmony but Difference),不仅是艺术家们展出的五个系列作品之一,也概述了艺术家们通过数码摄影所讨论的核心问题,即社会、文明、政治、文化、人性等因素在不同时期和每个因素内部的复杂关系。

在处理艺术作品的方式上,傅文俊通过叠加和积累,使多种元素不可避免地相遇或碰撞,然后将积累的结果呈现给观众。

正如馆长彭锋指出的:“在傅文俊的作品中,有一系列‘数码绘画抽象’,通过多层照片的叠加创造抽象绘画的效果。

在通常情况下,艺术家通过减除和提取,就能将具象作品变成抽象作品。在正常情况下,艺术家可以通过演绎和提炼将具体作品转化为抽象作品。

然而,傅文俊走了相反的道路,通过不断的叠加和积累创造抽象的作品。

因为是叠加和积累,而不是演绎和提炼,傅文俊的一系列抽象数码绘画作品有着特殊的深度和密度,就像油画作品反复绘制一样,令人难忘。

在《昨夜西风》系列中,傅文俊将该书的宋本和胡杨树的照片叠加在一起,形成了自然与文明的相互对比。

宋版书籍和胡杨树都已经受洗很久了。他们浓缩的时间印记很容易让人想起过去。

对这一系列作品的兴趣非常接近王国维所说的古雅。

彭锋认为,“和而不同”系列可以被视为昨晚“西风”系列的变体。傅文俊用西方古典雕塑和历代著名中国画的叠加代替了胡杨树的照片。

因此,自然与文化的对话已经演变成中西文化的对话。

追求完美形式的西方雕塑和崇尚空灵气场的中国画代表着两种完全不同的审美理想,但傅文俊把它们叠加在一起时,就没有异议了。

傅文俊以自己独特的方式诠释和平与差异。

追求和谐与差异并不意味着忽视文明的冲突。

相反,正是因为我们面临文明的冲突,我们需要倡导和谐和与众不同。

在《游戏》系列作品中,傅文俊非常巧妙地表达了当今国家之间的游戏关系。

傅文俊选择骰子作为游戏的象征,骰子的飞溅画出了不同国家的地图形状。

骰子和地图的不对称比例意味着游戏已经成为当今国家的重要内容。

山城重庆以重工业闻名。高耸入云的建筑和横跨两岸的桥梁给人们一种在信息社会中罕见的高贵感。后工业时代是傅文俊的大型影像安装作品,由五个巨大轮胎和四面投影组成。

作品内容大多取材于作者居住的重庆。

在傅文俊的后工业时代,现代工业带来的崇高感得到了非常准确的传达。

然而,这不是现代工业的辉煌时刻,而是它的终结。

彭锋认为,傅文俊不仅创造了抽象的摄影技术或数字绘画流派,他的作品对社会和生活的反思的广度和深度也让人深思。

在傅文俊的手中,摄影不再是记录事实的工具,而是表达情感的画笔,是一场充满哲理的运动。

在当代语境中,“摄影作为艺术”几乎已经达成共识。

然而,随着摄影发展到今天,对技术完美性和内容概念性的追求几乎将摄影推向了平行的两极。

傅文俊的探索意义重大,意义深远,因为他再次融合了技术和内容,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闭环和谐的有机整体。

叠加拼贴不仅是傅文俊的技术方法,也是他作品的叙事结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