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员买卖的新模式:超越法定公开批发

中国官员买卖现象有多严重?政府媒体援引一个官方研究课题称,在一些地方,买卖政府官员已经成为一件公开透明的事情。政府官员,他们想要多少钱,他们应该给谁,是众所周知的政府官员圈,甚至更广泛的社会。

中新社近日援引人民论坛报道称,中国国家社会科学项目“中国惩治和预防腐败主要措施研究”课题组组长王高铭总结了近年来政府官员买卖的四种新模式,即“跳跃式”、“法定式”、“开放式”和“批发式”

中国国家行政学院科研部主任许耀桐教授在《人民论坛》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表示,官员买卖频繁的现象是由于权力利润过高和官员职位含金量过高造成的。“最高领导人”的权力不受限制。政府事务是神秘的;调查和惩罚不足以及官员腐败。

《人民论坛》是由《人民日报》主办的关于当前政治和意识形态的权威期刊。1992年创办时,秘书长亲自写下了期刊的标题。

日前,官方网站还在标题位置发布了一个题为“治理商业贿赂是治理权力的基础”的专题,指出商业贿赂已经成为中国做生意的潜规则,大多数人对治理商业贿赂缺乏信心。

商业贿赂的根本解决办法是遏制权力寻租行为,让权力以透明的方式运行。

新加坡《联合早报》指出,北京政治学者表示,官方媒体和学者最近频繁触及敏感的政治话题,如推进“选举式民主”、官员买卖的公开化、公众对商业贿赂治理缺乏信心等。他们公开呼吁当局促进民主进程,限制滥用权力。

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一些官员和学者对政治体制改革进展缓慢也不满意,希望通过影响下月召开的十六届六中全会来加快改革步伐。

根据王高铭的研究,官员买卖中的“越级”交易是指买家不再局限于贿赂直接领导,而是贿赂上一级甚至上一级官员对他们施加影响,从而达到收买官员的目的。

与收买官员的行为相对应,收买一些官员的人并不局限于自己的职权范围,而是影响到下几级干部的任免。

这些干预、问候和影响与利益直接相关,甚至是赤裸裸的货币利益。

“合法”交易是空钻井系统的儿子,披着民主的外衣。

在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的幌子下,政府官员的买卖双方利用选拔任用制度改革来开拓自己的业务空,从过去的“秘密业务”转变为“合法”任用。在民主推荐和民主选举的名义下,它使人们感到合理,并使政府官员的买卖双方更具欺骗性和隐蔽性。

“开放式”买卖意味着每个人都知道有哪些职位,他们想要多少,他们想给谁。

甚至对于民选官员,有些人公开问候有投票权的人,拉票,甚至行贿。

“批发”业务包括一次在三五个地方销售官方帽子,甚至大规模批发官方帽子。

有些地方过去出售空仓位,但现在出售空仓位。

例如,陕西商洛市销售办公室秘书张改萍在五年内售出了27顶官方帽子,商洛市几乎所有的部门领导都参与其中。卸任前,山西省长治县前党委书记王虎林突击搜查了432顶官方帽子。

分析人士指出,买官卖官和商业贿赂是中国政治和社会的顽症,也是专制政治的必然结果。分析师指出,买卖官员和商业贿赂是中国政治和社会的顽疾,也是专制政治的必然结果。

只要政治体制改革没有重大突破,就不可能遏制政府官员买卖和商业贿赂的猖獗现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