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立法院大幅提高两岸政治协商门槛

土地委员会主席陈童鸣22日接受采访时澄清说,与中国大陆建立外交关系是他的主意。

(记者黄春梅摄)周一(22日)在中国台湾,立法院审议了土地委员会提出的《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修订稿,极大地提高了行政机关与大陆政治协商的门槛。无论谈判开始还是两岸协议最终通过,都必须经过立法院和全民公决的大幅度通过。

一些立法会议员直言,修正案是为了防止一些人在政党被取代后,私下与内地谈判,甚至接受内地的“一国两制”。

立法院民政委员会周一(22日)审议了《台湾与中国大陆人民关系条例》(以下简称《台湾海峡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第五条第三款修正案草案。未来的两岸政治协议必须经过立法院的双重审议和全民公决。

在此之前,《自由时报》使用了“政府举措”?两岸关系可以考虑建立外交关系和欧盟模式”为主题,报道了对土地委员会主席陈童鸣的采访,引起了公众的关注。

陈童鸣22日去立法院前接受采访时澄清,媒体采访的标题不是他的本意。他提到了过去提到的欧盟模式或建立外交关系。

然而,陈童鸣强调,政府没有讨论此事,这不是一项政策,也不是他的建议。

陈童鸣:主要强调主权国家和民主宪政制度的地位。这不能作为谈判的主题。为了维护主权地位,任何政治谈判都不能有先决条件。

国民党主席吴敦义曾经说过,如果国民党重新掌权,它将与中国大陆谈判并签署两岸和平协议。

这引起了台湾社会一些人的关注。

根据《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修正草案规定,行政院应于协商90天前提出影响评估报告,经立委3/4出席、出席立委3/4同意才能开启签署协议的协商,开启谈判后,经立委3/4出席、出席立委3/4同意后,再交由公民投票,有效同意票需超过投票权人总额半数,协议才能生效;若协商谈判时,立法院判断双方谈判协商已无法依照缔约计划进行时,得经全体立委1/2以上同意通过决议,要求负责协议的机关终止协商。根据《台湾海峡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修正案草案的规定,行政院应在谈判前90天提交影响评估报告。签署协议的谈判只能在出席会议的三分之四议员和三分之四议员同意的情况下开始。谈判开始后,经出席会议的三分之四议员和三分之四议员同意,协议应提交公民投票。协议生效前,有效同意票应超过投票人总数的一半。在谈判过程中,如果立法院认为双方的谈判不能按照合同计划进行,经全体议员的二分之一以上同意,立法院可以通过决议,要求负责协议的机构终止谈判。

执政的民进党立委于田今天上午对陈童鸣的提问表示怀疑,说广大民众不知道和平协议是好是坏,认为与对方签署和平协议对中国台湾不是很有利。陈童鸣说,自从习近平总书记为台湾提出“一国两制”计划以来,和平协议必须是政治协议,和平协议是统一协议。

民进党立委于田:你认为一国两制有什么不好?土地委员会主席陈童鸣:我们为什么要接受它为主权国家?如果你看看中国香港的例子,我们怎么能接受呢?

民进党立委于甜甜:如果在2020年1月11日执政的权力不是我们的,立委的人数(大多数席位)减少了,国民党还会提议修改吗?土地委员会主席陈童鸣说:只要我们掌权一天,我们就一定会捍卫我们对中国台湾的国家主权。

这个民进党很清楚。

于田指出了许多在中国的台湾人对和平协议的盲点和疑虑。

在鸿海董事长郭台铭宣布将参加总统选举后,郭台铭的两岸政策在中国台湾得到了广泛讨论。

至于和平协议,郭台铭在2015年马来西亚奥运会后接受台湾媒体《英联邦》杂志采访时提到,马来西亚奥运会仍然需要确定。为什么?因为这将给两岸关系带来稳定与和平。

《泰晤士报》立法委员许永明22日在接受台湾采访时表示,通过修改法律提高签署政治协议的门槛并使之合法化,可以确保台湾未来政权或领导层变动所带来的不确定性。

许永明:(这就是)为什么政府和野生动物现在觉得是时候修复它了。

通过修改法律,我们可以减少之前担心的不确定性。

台湾非政府组织台湾公民中国与经济民主阵线(Taiwan Citizens Front of China and Economic Democracy)周一上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指出,如果通过为两岸谈判设定一条红线来修改法律,这是台湾推进民主防御机制的第一步,应该为与中国的政治谈判划定一条红线。

中国台湾公民阵线加入经济民主,在中国谈判中呼唤红线。

(记者黄春梅摄)图片:RFA经济民主共同召集人赖仲强指出,政治谈判的底线应该建立在主权不能出售、自由和民主不能出售的地方。

无论总统、立法院和行政院何时推动与中国另一方的政治谈判,都不能超越宪法的基本原则。

赖仲强想问哪位议员敢于站出来说这条规则是错误的,并在获得多数票后将其删除。

赖·仲强:我想问,他是不是在告诉我们主权国家的地位可以谈判,可以毁掉双色拼图的彩票指南?还是他想告诉我们,我们自由民主的宪法秩序可以谈判和破坏,并要求他站起来告诉选民。

美国驻台湾协会(AIT)22日在社交媒体脸书账户上附了一份报告,并在帖子上写道,要看看中国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联络处提出的令人担忧的“一国两制”真相声明。

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只有一个国家的责任,两种制度没有区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