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医疗保险基金可能很快就会短缺。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无法支付他们的开支。

社会保障基金的缺口引起了很多关注。然而,社会保障基金出现缺口的日子即将到来。

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近日发布的《2014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发展统计公报》,2014年城镇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总收入为9687亿元,支出为8134亿元,分别比上年增长17.4%和19.6%。虽然收入仍然大于支出,但收入的增长明显低于支出的增长。

事实上,这已经是第二年出现这种情况了。2013年,城镇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总收入8248亿元,支出68011亿元,分别比上年增长18.9%和22.7%。

在过去的两年里,我国对医疗服务的需求进一步释放。医疗改革不断扩大药品医疗保险报销范围,医疗费用大幅增加。相应地,多年来,中国城镇职工的筹资标准没有提高。

6月9日,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大学保险经济学院的俞宝荣教授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强调,如果这种趋势发展下去,在不久的将来可能会出现收入无法弥补支出的现象。

许多地方的医疗保险基金支出增长过快。有些地区已经超出了当地资金的承受能力,甚至目前的收入也无法弥补支出。

一方面,中国医疗保险基金的覆盖面已经达到95%以上,而空的进一步扩张非常有限。另一方面,中国的社会保障支出占工资总额的比例很高,提高筹资标准并不容易。如果这种趋势继续发展下去,将会给整个医疗体系的建设带来巨大的风险。

俞宝荣强调,由于医疗费用增长率等宏观规划的长期缺乏,2012年和2013年许多地区的医疗保险基金严重透支。

医疗保险基金包括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和城乡居民医疗保险,两者都以市级统筹为主。

根据2013年数据,全国有225个统筹地区职工医疗保险基金收支相抵,占城镇职工统筹地区的32%。其中,22个统筹地区花掉了历年来所有的累计余额。在居民健康保险方面,全国108个统筹地区收入达不到支出,健康保险基金已经不堪重负。

随着老龄化的发展,慢性病会越来越多,这部分医疗保险支出的比例非常大。

6月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军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药品价格公布后,医疗保险基金的支出将进一步增加。

根据国家发展改革委和卫生计生委发布的通知,从今年6月1日起,除麻醉药品和第一类精神药品外,政府将取消药品定价,实行市场定价。

现在,药品价格上涨的消息不断传来,一些药品价格甚至上涨了10倍。

对此,前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任德全曾表示,药品价格放开后,药品公司不可能偿还他们想出售的医疗保险。国家财政的总体规模没有太大变化。有必要考虑医疗保险的可负担性并设定合理的报销价格。

然而,药品价格已经商业化。什么样的补偿价格是合理的?什么样的价格不仅能满足患者的需求,还能达到合理控制成本的目的?一些专家建议医疗保险药品价格改革也需要引入市场机制。

不久前,中国2014年医疗卫生发展报告(Medical and Health Development Report 2014)发布预测:2017年,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将无法在本期收支相抵,到2024年,基金累计余额赤字将出现严重赤字空7353亿。

三方融资需要改进。截至2014年底,城镇基本医疗统筹基金累计结余6732亿元(含城镇基本医疗保险基金1195亿元),个人账户3913亿元。

问题是,这些看似良好的余额更多的是强化费用控制的结果。

随着医疗保险基金支出压力的加大,医疗费用的控制尤为迫切,即医疗保险总额预付,由所有医院实施。这种方法简单有效,但不科学。

俞宝荣强调,健康保险基金的收支需要更合理的制度设计。

自2011年下半年以来,本轮新一轮医疗改革将医疗费用控制放在了突出位置。然而,由于总预付款的先天不足,无法控制门诊费用和自费患者的费用。另一方面,由于数据要求高、计算复杂,试点工作中疾病支付缓慢。

更重要的是,在试点过程中,一些医院拒绝为患者提供医疗保险以控制费用。

归根结底,医疗保险总额的预付对医疗机构和病人来说都是一把双刃剑。

为此,一些专家将视角转向个人账户,即利用部分个人账户资金进行门诊统筹,形成渠道式统一账户组合模式。

事实上,建立医疗保险个人账户基金是基于对医疗保险制度新旧过渡的考虑。其目的是实现两个系统之间的合理平稳过渡。但是,从目前情况来看,医疗保险个人账户资金缺乏社会团结功能,个人账户资金存放过多导致医疗保险资金使用效率不高。

虽然中国的健康保险基金目前有余额,但大部分是个人账户基金。这笔钱的使用与公民用现金购买药品和支付医疗费用的方式没有太大不同。最后,个人健康保险账户变成了一个鸡肋账户,意义不大,但问题很多。

从发展趋势来看,医疗保险个人账户支付将继续存在一段时间,但不排除今后取消的可能性。

社会保险应由政府、企业和个人出资。然而,政府没有为雇员提供基本医疗保险,仅靠个人和企业缴费难以稳步发展。

唐钧建议,建立长期照护保险,把对老人的长期照护以及维持性的看护和护理这部分服务从医疗服务中拽出来,也就是将长期照护由原来的医疗服务转变成社会服务,这样不光可以合理控制医保基金支出,同样降低了患者的照护成本。唐骏建议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将老年人的长期护理和维持护理服务从医疗服务中抽离出来,即将长期护理从原来的医疗服务转变为社会服务,这样不仅可以合理控制医疗保险基金的支出,还可以降低患者的护理成本。

对于这部分服务,世界上大致有两种方法。一是社会保险,如德国、加拿大等地,主要依靠国家财政支持。另一个是商业保险加上救援援助。例如,在美国,有收入和需要照顾的人可以购买商业保险,而那些没有能力的人可以被政府拯救。

目前,中国的长期护理保险不太可能实施社会保险。商业保险加上政府给予的税收优惠的形式更为可行。目前,一些地区正在筹备试点项目,但采取何种激励措施目前仍不确定。

参与实施长期护理保险的唐军表示。

据统计,退休人员,特别是残疾人和精神残疾老年人的平均医疗保险基金支出是职工的3倍以上。

许多专家担心,在人口老龄化严重、中青年人口大量外流的地区,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基金将难以承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