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投资公司贷款官员被迫发誓下毒:如果钱母被车撞死

侯军一名官员因挪用政府融资平台的过桥资金被判刑。本报2017年12月以浙江挪用过桥资金为题报道的案件导致政府融资平台的一套货币游戏几天前终于落到了地上。

然而,记者最近从一名被定罪的官员卢某人处获得的一份“承诺书”透露了这一案件的不寻常性质。

浙江省绍兴市新昌县人民法院认为,卢某人作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接受他人的财产,为他人谋取利益。

卢某人因贪污贿赂被判处7年6个月监禁,罚款20万元。

在案件最终审理之前,卢某人自愿向他的辩护律师提供了一项新的证据:发誓吸毒的“承诺”。

吕某仁1月18日亲笔撰写的字条称,其曾在留置期间遭受监察委工作人员侮辱。1月18日,卢某人亲手写了一张纸条,说他在被拘留期间受到了监事会工作人员的侮辱。

“工作人员让我以母亲的生命发誓,我没有从任何人那里收到任何钱。

”卢某人在法庭上说道。

这种获取证据的方法无可置疑。

“在司法实践中,调查人员违反法律法规获取证据的方式有很多,如威胁、引诱、欺骗、饥饿等。,但是让人们发誓下毒的方式非常罕见,而且有损法律的尊严。

那些负有责任的人应该受到纪律处分。

”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燕峰告诉记者。

据新昌县人民法院第三次开庭,鲁慕仁作为浙江省绍兴市新昌县城建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城头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于2014年8月至2015年10月三次亲自同意将城头公司转让给新昌县晋城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晋城公司”)5000万元以上。从2002年到2015年,他从10个人那里收到了52万元现金和5000元超市卡。

事实上,卢穆伦在1月18日告诉他的辩护律师,他在被拘留期间被迫写了一封“承诺书”。

根据卢某人在法庭上的记忆,承诺的内容大致是:“除了张慕生和卢仲谋,我没有从别人那里得到任何钱。如果我收到别人的钱,我希望我的母亲在走路时被车撞死,在喝水时被水呛死。”

记者了解到,这是卢某人第一次披露该承诺的存在和细节。

在开庭前与辩护人会面之前,卢某人起草了一份说明,将此事公之于众,并最终将其提交法庭。

根据法院的判决,承诺书中提到的卢仲谋给了卢某人10,000元现金和5,000元超市卡,但没有确定卢某人收到张某的钱。

如果承诺书中的陈述属实,将成为卢某人在法庭上的不利证据。

然而,在他的辩护人向合议庭申请获得法庭承诺后,合议庭没有作出任何答复就作出了判决。

根据卢某人的记忆,该承诺可交存于监管机构。

“无论证据对被告是否有利,法院都应按照程序获取证据。

“著名活动家、吴英案件代理人林蔡文告诉记者。

此外,卢某人说,写完这份承诺书后,他在现场工作人员的监督下读了20或30遍。

25日,记者致电卢某人的辩护律师,了解具体细节。另一方说接受采访不方便。

“毒誓不应该影响事实的确定和法庭的判决,因为没有法律依据。

然而,让犯罪嫌疑人的母亲用毒药发誓写一份承诺书确实是一种侮辱。

”张燕峰说。

在张燕峰看来,这根植于“认罪集中”,即通过各种手段,包括合法和非法手段,让嫌疑人认罪。

然而,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所有案件的判决都必须强调证据、调查和研究,而不是轻信口供。

这意味着可以在没有供认但有足够证据的情况下定罪。虽然有供词,但没有其他证据可以定罪。

司法实践中的许多司法失误都与“口供中心主义”有关。

除了贷款诈骗案中贿赂罪的认定之外,第三次庭审中卢某人挪用公款罪的认定与以往的证据收集记录也存在矛盾。

这起事件源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建筑公司和银行之间的资金转移。

2015年9月,中信银行按照惯例通过第三人金城公司的资金流获得了4000万元的银行贷款。

然而,第三人没有及时归还账户,导致事件曝光,并导致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前主席卢某人受到监督委员会的调查。

绍兴银行新昌支行行长助理张某曾声称,在城头公司提供的贷款材料中,晋城公司是项目施工许可证中记录的施工单位。

晋城公司总经理张品谋证实,为了获得贷款,城头公司与晋城公司签订了虚假的建设合同,向银行贷款。

庭审中,主审法官于2015年11月向金城公司总经理张平某宣读了两份讯问笔录,确认了上述情况。

根据笔录,张平说,金城公司应该在收到约定的款项后立即给城头公司打电话。

然而,未经中信泰富同意,它以4000万元偿还了晋城建设公司的2150万元贷款。

正是这种偿还方式直接导致了麻烦和问题。

2015年10月16日、22日和23日,晋城公司集资2000万元,转让给城头公司。

根据案件档案,2015年11月底,当晋城公司挪用并无法归还剩余的2000万元时,卢某人向主管单位新昌县建设局局长和上级领导报告,导致了这起事件。

最后,新昌县监察委员会于2017年7月对卢某人进行了拘留调查,卢于9月12日被捕。

9月28日,他被移交新昌县人民检察院公诉。

记者此前曾报道过城头公司、晋城公司和绍兴银行的这种贷款欺诈模式。

政府融资平台与建筑公司达成默契,以项目开发的名义从银行获得大量资金。

这种模式已经在中信和晋城之间秘密运作多年。此前,金城帮助中信银行发放了三笔贷款:杭州银行2亿元,宁波银行1.1亿元,绍兴银行3亿元。

在卢某人的辩护律师看来,这种贷款在卢某人成为董事会主席之前已经存在多年,而城市投资公司遵循惯例,这是对新昌县城市建设资金需求的变相待遇。在贷款资金从城市投资公司进入晋城账户后,鲁智深无法控制贷款资金。

但是,金城公司将这笔资金用于其他业务,导致无法收回这笔资金,鲁智深对后者没有约束力。

直到2017年8月底,金城公司才于2015年全部完成付款。

目前,相关银行尚未受到影响,相关贷款合同仍在继续执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