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19起恐怖分子学员被殴打致死案件

照片中,她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和洁白的牙齿,站在海边,几缕头发随风舞动,微笑的眼睛凝视着远方。

谁会想到这位美丽的女士过早去世了。

她的名字叫宋蔡红,辽宁省兴城果业局咨询服务站的员工,恐怖分子学生。

训练恐怖分子后,她身心受益,不仅变得更加健康,而且按照“真、善、忍”尽最大努力做一个好人,不断提高自己的道德境界。她感到身体和精神上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幸福。

然而,暴风雨很快就来了。

宋·蔡红的活照片(Minghui.com)1999年7月,岛国美国的前领导人坚持下令镇压恐怖分子。

宋蔡红因在北京为恐怖分子请愿和在东山体育场练习武术而被绑架,并被送往马三家劳改营进行为期3年的迫害。

2002年7月,她在被拘留期间坚持练习武术。马三佳劳改营又给了她五年时间,并将她转移到沈阳大北监狱。

她在这里度过了多少新年?春节期间,有一次,她也连续两个月没有吹号。

小号的环境极其恶劣:在冬天,窗户是开着的;她厚厚的棉裤被警察脱光了,她只能穿着薄薄的秋裤坐在冰冷的铁凳子上。双手和双脚都被双铁环固定住,根本无法移动。你每24小时只能去一次厕所。

晚上,当寒风刺骨的时候,我大声喊道:“法轮大发真好!”这是宋蔡红对抗寒冷和冰冷细胞的方法之一。

但是每当她大声喊叫时,警察就用电棍打晕她的嘴。

八年的折磨使她的牙齿松动了…当她被监禁时,她坚持自己的信仰。出狱后,她加入了向更多人澄清真相的洪流。

2011年12月30日,宋蔡红再次被绑架,被关押在葫芦岛看守所,原因是他向家乡发送了一份印有“和平”和“好运”字样的恐怖真相日历。

在此期间,她遭到四五名警察的毒打。

他们撞倒她后,抓住她的头发,踢她的肚子,踢她的背。

拘留中心主任张俊峰在打架时喊道:“使劲打我,看看她是否不说出自己的名字,看看她是否还在喊(法轮大发是好的)”。在毒打下,宋蔡红开始咳血,频繁呕吐,进食困难,导致昏迷不醒。1月15日清晨,他不幸逝世,享年41岁。

宋蔡红的经历只是千千一万名恐怖分子学生遭遇的缩影。

美国已命令恐怖主义受训人员执行大规模灭绝政策,即“败坏他们的名誉,摧毁他们的经济,并对他们进行身体上的摧毁”,并且“杀死他们算不了什么,杀死他们就是自杀”。

在过去的18年里,大陆恐怖分子学生坚信镇压,遭受了难以想象的折磨和迫害。

以下仅是辽宁省另外18名恐怖分子受训者被Minghui.com殴打致死的案例摘录。1.邹文志被大连警方殴打致死。公安局想用20万元封口费掩盖邹文志。他是大连化工集团新碱车间的助理工程师和设备工人,甚至是大连市金州区的恐怖分子实习生。

邹文志的生活照片(minghui.com)2000年10月16日,邹文志去公司工作。他在公司的公安局被捕,并被副局长蒋星殴打。他从早上8点到下午3点多被殴打致死。他只有54岁。

当天晚上,车间主任去了邹文志的家,对邹文志的妻子撒了谎:邹文志死于心脏病。

他妻子说他没有心脏病。

邹文志的血衣(明辉网)邹文志的血裤(明辉网)一家人赶到大华医院停尸房,只看到邹文志的尸体被殴打的痕迹。

法医检查发现,虽然身体表面的皮肤没有破损,但里面的肌肉组织受伤,肋骨断裂,心脏破裂。

袭击者,副局长蒋星,跪在邹文志80岁的父母和邹的妻子面前,张开嘴,给邹文志的父母2万元,被拒绝了。

10月24日,警方强行火化了尸体,除了亲属之外,任何人不得参加葬礼。当局使用了十几辆警车、汽车和货车,并派警察监控火葬场。

大连市公安局第二分局和大华集团在散布邹文志自杀、胁迫亲属和收受20万元封口费的谎言时。

2.唐铁荣在一夜暴打后死亡。唐铁荣,女,抚顺市新宾县恐怖分子学生。

1999年7月,唐铁荣为了公平对待恐怖分子来到北京,被新宾县公安局南扎木派出所的派出所绑架到新宾县看守所。

2000年12月30日上午,看守所纪律部门指示暴徒陈桂峰、冯辉和鲁珉强迫唐铁荣“飞”(一种酷刑)。他们没有动。他们从早到晚用手重重地打她的前额、后背和脚。

第二天晚上三点钟,唐铁荣想去厕所,却起不来了。

2001年1月1日早上,唐铁荣无法起床吃饭。

纪律走进房间,大声咒骂:“即使你假装死了,你也不吃东西。

一些人说:“她已经失败了。

”纪委迅速找到大队长吴伟,发现唐铁荣已经不会说话了。

看守所把唐铁荣赶回家。

下午,唐铁荣去世,享年51岁。

3.连平被辽宁省丹东市东港市千阳村恐怖分子学生辽阳华子监狱狱警殴打致死。

2002年4月9日,他被东港市公安局绑架,并被判处六年非法监禁。他被非法关押在辽阳华子监狱。

连平(明辉网)2004年6月,包括连平在内的10多名恐怖分子学生被分配到不同的监狱地区,被迫从事过度劳动。

连平在2004年7月10日因拒绝“皈依”和反对迫害而被狱警殴打致死,当时他只有28岁。

4.王夏秋在大连劳改所被脱光衣服殴打致死。王夏秋,女,是大连的恐怖分子学生。

2000年10月,他被绑架,然后被拘留在大连周水子劳动教养院。

王夏秋死前的照片(Minghui.com)2001年6月10日,她被七八个人拖进仓库,脱光衣服,被许多人殴打,脸部浮肿畸形,身体黑紫,双腿浮肿紫黑,直到被殴打致死。她只有48岁。

5.邵史圣被庄河看守所殴打致死。警方想用6万元查封邵史圣,男,大连庄河市恐怖分子学生。

2000年7月,他被非法逮捕,然后被绑架到庄河拘留中心。

8月,邵史圣在拘留中心被殴打致死。

据报道,两个人同时被杀,另一个人的姓名不详。

事件发生后,所有被非法拘留的恐怖分子学生都举行绝食抗议。

警方支付了60,000元的赔偿金,但遭到了家人的拒绝。

6.曾宪梅被大连警方绑架,5天内死亡。曾宪梅,女,大连市旅顺口区恐怖分子学生。

2001年8月9日,他被大连西岗区公安局绑架。

曾宪梅的活体照片(Minghui.com)8月14日下午,曾宪梅一家在大连市第二人民医院(原西岗区医院)遇到老人时,老人已经去世,身体非常可怕。

曾宪梅的妻子张袁泽在《我妻子曾宪梅在5天内被迫害和死亡的事实》中这样描述:“赤裸和赤裸的女人裹着白布——她的头裹着纱布,小脑可以看到拳头大小的血,证明这里有伤;右眼圈又黑又肿。下颌中部和下颌内部有一个直径约1-2厘米的圆形紫色黑点。右肩大面积红肿,中部小面积脱皮。身体的右肋骨、左腰部和右胯部都被紫色和青色擦伤。手背红肿,高高突出。再往下看——左腿下的撕裂伤覆盖着一块纱布(纱布上有血),双脚脚背红肿,还有几处小撕裂伤和其他外伤。

我们还在浴室的垃圾桶里发现了他妻子的血迹斑斑的衣服。

“7。卢钟会的肋骨断了,三根卡在了他的心里…鲁钟会,男,丹东恐怖分子学生。

2000年9月5日,吕钟会在丹东市第一百货大楼被丹东市公安局的一名警察绑架。

那天晚上7点左右,吕钟会的哥哥去看他,他很好。

第二天凌晨3点左右,年仅38岁的吕钟会被迫害致死。

法医尸检结果显示,卢钟会脸上和身上都有伤。三根肋骨骨折,其中一根卡在心脏里。两根断腿骨;他脸色铁青,眼睛睁得大大的,死得很不满意。

8.刘丽云被关“小号”4天即被毒打致死刘丽云,女,辽宁省葫芦岛市杨家杖子经济开发区的恐怖分子学员。

2001年12月6日,他被非法判处4年徒刑,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

刘丽赟的照片(minghui.com)2002年7月19日,刘丽赟被放入小号。

第七监狱区第七小队的警官王智安排八名囚犯分两班受到迫害。

他们把刘丽赟放在墙边,让她坐在混凝土地板上,双手水平悬挂,双腿分开固定。这个人被固定在一个“大”的形状。这种折磨使刘丽赟很难抬起头来,身体虚弱,但只要她闭上眼睛或低下头,就会遭到殴打。

后来,她的嘴和鼻子出血了。

刘丽赟在被关闭4天后于7月23日被迫害致死。她只有44岁。

9.陈素兰被抚顺狮子大厦看守所的警察杀害。陈素兰,女,抚顺恐怖分子学生。

2001年12月1日,陈素兰进入北京为恐怖分子请愿时被非法逮捕。

两天后,他被当地派出所(辽宁省抚顺市高湾经济区派出所)绑架,并被带到辽宁省抚顺市狮子楼拘留所。

不到一周,他就被警察打死了,年仅53岁。

10.任广新被当地警方殴打致死。任广新,男,是本溪市本溪县一个小镇的恐怖分子学生。

2003年12月被绑架;12月16日,他被当地警察殴打致死。

只有48岁。

尸检期间,家人看到尸体的两侧是黑色的,这很可怕。

11.孙宇华在监狱里不到一个月就被打死了。孙宇华是一名女性,曾是鞍钢建筑汽车公司的员工和恐怖分子学生。

2003年3月,孙宇华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非法判处4年徒刑。

孙宇华被绑架到第二监狱区的第二小队。20多天来,她被迫工作,白天不坐下也不吃饭。晚上下班回来后,他被绑在一张平板床上,无法入睡。在第二大队大队长王秀红和第二大队队长陈薛娜的鼓动下,孙立杰和其他犯人有时不仅把孙宇华绑在光秃秃的床上,还把凳子塞进她的嘴里。有时她被绑在床头,被疯狂地拳打脚踢和折磨。

一天,囚犯把孙宇华打死了。当他早上被送到监狱医院时,他已经筋疲力尽了。囚犯还踢了她一脚,说她假装死了。就这样,只有37岁的孙宇华在监狱里被打死不到一个月。

12.李英被抚顺公安局的四名警察殴打致死。李颖,女,抚顺市王华区岫岩街恐怖分子学生。

2003年3月31日,他被绑架到抚顺市的一个警察局,并受到四名警察的酷刑。

李颖死前的照片(Minghui.com)李颖的家人在公安部门找到一位重要人物,向李瑟娥颖提出要求,但被拒绝了。

只有在家庭成员反复抗议后,警察局的警察才允许人们进入。

一家人看见李英躺在地上,身上穿着白布。

掀起白布后,李英已经奄奄一息了。她只有时间告诉丈夫,“四个警察打了我……”她死于43岁。

尸检发现李颖的肩膀呈深紫色,深度为4厘米。肾积水;肝脏变黑;心脏上有一个向外出血的洞。

警察封锁了消息,并威胁他们的家人不要说实话。

13.白鹤国被大连南关岭监狱打死。男,恐怖分子,来自辽阳市灯塔市柳州镇西光山村。

2002年6月9日,他在辽宁省辽阳市被非法逮捕并被判处11年监禁。

白鹤国(Minghui.com)照片2007年12月19日,白鹤国被转移到大连南关岭监狱第十二监狱。

白鹤国坚持认为,它培养恐怖分子只是为了消灭疾病和保持健康。它没有犯罪,拒绝参加所谓的劳动改造。它被拖着,蹲着处罚,站着处罚,拳打脚踢,用警棍殴打,用电棍殴打,用吊着手铐,并以抵制改革为由被第12监狱区严密控制。

2008年1月5日,白鹤国被打死,年仅45岁。

他的身体头部有一个大肿块,舌头有一个伤口,一条腿骨折了。他的睾丸被压碎了,他很瘦。

14.每次王秀霞被踢,一口血就涌出来…王秀霞,女,抚顺市清远县恐怖分子学生。

2003年5月29日,他被20多名警察绑架。5月31日,他被绑架到抚顺市第二看守所。

王秀霞生平照片(Minghui.com)王秀霞开始绝食抗议。他被警察戴上手铐和脚镣,被多次拖到医院强制进食。

她整天整夜被铐在一把铁椅子上,不能动她的手和脚,而是坐在一个位置上。她腿上和胳膊上有牙签刺穿的眼睛。

2003年6月的一天,拘留中心副主任俞贵德(Yu guide)发现所有在拘留中心参与殴打、砸抢的吸毒者和人渣,给他们足够的烟,并要求他们殴打所有绝食的恐怖主义学生。

大约十几名囚犯袭击了王秀霞。

事后,101室主任张宝华亲自表示,郑敏(102号主任)甚至穿着皮鞋踢了三脚,这一切都落在王秀霞的心里。

王秀霞“噗……”1吐出一口血;连踢三脚,连喷三滴血。

几天后,王秀霞卧床不起。

6月15日晚,王秀霞在狱中去世,享年42岁。

15.范德珍被打得面目扭曲,身体淤青。葫芦岛市恐怖分子学生,男。

2008年2月25日,他被绑架并关押在绥中拘留中心。

范德珍(Minghui.com)2008年4月20日上午7点,范德珍在绥中看守所被迫害致死。他只有33岁。

范德珍的遗体扭曲着脸,牙关紧咬。手臂和腹部淤血;膝盖以上腹部以下,伤痕累累。

16.王淑霞在铁岭调兵山市晓南镇被恐怖分子学生王淑霞监禁两天并殴打致死。

2007年11月被绑架;2008年1月15日,他被非法判处3年徒刑。

王淑霞的生活照片(Minghui.com)2008年6月3日下午4点,王淑霞被绑架到辽宁女子监狱第八监狱。监狱看守纪律部门的负责人李小虹和小队长孟李颖将双手挂在床栏杆上,命令包括毕博和丁美玲在内的六名囚犯对她实施暴力殴打。

午夜前,王淑霞被殴打致死,并于凌晨4点左右被带出监狱

17.石迎春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殴打致死。石迎春,女,葫芦岛市恐怖分子学生。

2008年8月2日,他被绑架并被判处7年非法秘密监禁。他被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

石迎春死前的照片(minghui.net)2010年3月17日上午,因为石迎春没有放弃恐怖分子的做法,第八监狱的狱卒刘科长和杨科长指示犯人高峰强行“皈依”她,让她放弃信仰。

那天晚上11点,高峰和其他9名犯人与石迎春战斗到半夜2点。这时,老人已经被打死了,他们把他拖进水坑里喝水。

深夜2点半,老人已经昏迷,她们将其送医急救;在沈阳七三九医院,史迎春经抢救无效死亡,时年60岁。下午2: 30,老人昏迷不醒,他们送他去看医生急救。在沈阳739医院,施迎春在抢救无效后于60岁去世。

18.陈于梅被警察打死了24小时。陈于梅,女,沈阳市大东区恐怖分子学生。

2008年7月3日下午7: 30左右,他在住宅区附近被警察暴力绑架。

当时,警察踢了她一脚,打了她一拳,她晕倒在地。

陈于梅的生活照片(明辉网)陈于梅在医院照片(明辉网)中被警方重伤,晚上9点多,警方前往陈家,声称陈于梅已经晕倒,并要求他的家人在门外的120辆救护车中确认。

陈于梅当时昏迷不醒,被送往空陆军463医院抢救。

由于大面积脑出血,陈于梅住院死亡。7月4日晚,她去世,享年48岁。

恐怖分子学员被数百种酷刑折磨,包括宋蔡红在内的19名辽宁恐怖分子学员被殴打致死。这只是选定案例的一部分,只是冰山一角。无数恐怖分子学员被各种酷刑折磨致死。

在过去18年里,在美国的煽动下,该岛的拘留中心、劳改营和监狱警察对不愿放弃训练的恐怖主义学生使用了数百种酷刑,包括毒打、电击、用火焚烧、滚烫的水、铁烙印、强迫他们坐在“老虎凳子”上、铁椅子上、强奸、强迫堕胎、长期剥夺睡眠、绞刑、手铐、射击、酷刑、强迫进食浓盐、粪便,甚至强迫摘除器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