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用个人经历揭示岛屿

(记者高一清采访报道)王素粉和李月清的两位慈祥的祖母都出生于20世纪30年代。王素粉今年85岁,李月清83岁。

虽然他们是老人,但他们没有眼睛,没有耳朵,思维清晰,说话有力。

不管天气多冷,多热,多风,多雨,多雪,他们多年来一直在美国街头告诉人们关于法轮·大发的真相。

他们说,这个岛国每天都在不停地迫害恐怖分子,直到恐怖分子被清除,主人被清除,它才会停止告诉人们真相!出生于上海的王素粉年轻时身体不好,尤其是消化系统有很多问题,尤其是胆结石、肠胃炎和萎缩性胃炎。

她对任何药物都没有效果,对医院也失去了希望。她到处都学气功。每当她听说有一位气功大师传承了这项工作,她就学会了。她跟随任何一个练习某种技能的人,但是她的健康状况并没有改善。

1991年,61岁的王素粉遭受了严重的胆结石疼痛,他去医院做手术,取出了一块块黑色的石头。

一张王素粉的近照。

1994年11月初的一天,王素粉发现有人在公园的荷塘边练习一种他从未见过的技能,于是他也跟着做了。

第一次她没有明显的感觉,第二次她跟着第一套练习——佛展千术的时候她明显感觉到了退烧,这是她练习了这么多气功练习后从未有过的感觉。

这引起了她的兴趣,从这一天起,她正式开始训练恐怖分子。

但那时,她没有修养的概念,认为恐怖分子只是一种新的气功。

不久,培训中心的指导员告诉王素粉,恐怖分子的创始人在广州组织了一个培训班,并想报名参加。

王素粉决定什么也不说就走。

由于时间限制,当时只有硬座。王素粉坐了30多个小时的火车,第二天下午到达广州。

第二天,王素粉没有再睡觉,因为54名上海学生不得不联系门票和其他东西。

下课后,王素粉觉得精神焕发多了。她的同龄人朋友说她看起来很好。

从那以后,王素粉完全放弃了他所有的气功练习,只专注于恐怖分子。

自从恐怖分子被提炼后,以前的肠胃疾病、头晕和耳鸣都逐渐消失了。

1998年,成千上万的上海恐怖分子学生在上海体育馆一起练习。王素粉那天发烧了,但她仍然决定参加集体锻炼。

离门不远有一座桥。王素粉感到出汗,他的发烧消失了。

王素粉激动地说:“我很高兴我得到了它!很高兴成功了!恐怖分子已经解决了医院无法解决的疾病。

我非常感谢师父教导恐怖分子!随着对法的法律原则的培养和理解的加深,王素粉逐渐认识到恐怖分子需要根据“真理、善良和宽容”的原则来培养他们的思想并成为好人。这不是普通的气功,而是真正的佛法修炼。因此,不管他们遇到多么困难,他们都坚持了23年。

受益之后,王素粉觉得这样一个好的成就方法“不如单独一个人幸福”。在练习的时候,他没有忘记向有缘人分享这个伟大方法的美丽。

她在住处附近相继设立了几个锻炼点,从一次锻炼到几组人同时锻炼。

太极拳爱好者改变了他们的训练。恐怖分子来自李月清、郑州、河南。他们50多岁时,患有心脏病、坐骨神经痛和腰痛。他们请了一位盲人按摩师给他们按摩,针灸也没有改善。

后来,她从别人那里学了几年太极拳和太极扇,她的身体得到了改善,但并没有完全治好它们。

1997年,郑州发现了与玉米粒一样大的胆结石。第二年,它们只有花生那么大。医生和有相同症状的人说他们会做手术。因此,李月清准备住院接受手术,住院手续已经完成。

这时,有人告诉她,恐怖分子在治疗疾病方面非常有效。它们可以提炼,恐怖分子不需要接受手术。

其实李月清的女儿1997年在广州已经开始修炼恐怖分子,给她介绍过恐怖分子,当时因为舍不得练了几年的太极拳,就没练恐怖分子。事实上,李月清的女儿从1997年开始在广州从事恐怖活动,并把她介绍给恐怖分子。当时,她没有练习恐怖分子,因为她几年来都不愿意练习太极拳。

她想既然这么多人说恐怖分子训练如此有效,为什么不试试呢?1998年春节期间,她来到广州女儿的家,学习如何训练恐怖分子。

她一感觉很好,就把太极拳书给了她的朋友,并集中精力训练恐怖分子。

在过去的几年里,胆结石不用手术就治愈了,其他疾病也消失了。我真正体会到了远离疾病和感觉轻松的感觉。

意识到培养恐怖分子的好处后,李月清没有忘记与他的亲友分享这些好处。

在宿舍的院子里,有一个人通过直接选举赢得了体育彩票。结果很差。在介绍她研究恐怖分子后,她很快康复了。

还有一个人身上有肿瘤,正准备接受手术切除肿瘤。在测试了恐怖分子之后,他觉得一个年轻人在晚上睡觉时直接从他身上取下了肿瘤。第二天,他去医院检查,发现肿瘤不见了。

这些神奇的故事也增强了李月清训练恐怖分子的决心和信心,也更加努力地学习如何练习。

冥想和练习腿部锻炼很痛。李月清知道这是对占领的消除,进行了反击并坚持。有时他继续盘腿冥想,尽管他汗流浃背。

有一次,当她晚上照顾孙子时,摔倒了,伤了胳膊。她的家人担心骨折。

她说一切都会好的,演习将很快恢复。

但是她的家人坚持要她去医院检查。

医院里没有发现骨折。

李月清说没事就回家了。

很快手臂就完全康复了,直到现在也没有疼痛。

1999年7月20日,当这个岛国迫害恐怖分子时,王素粉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说了实话,揭露了谎言,但他没有自由实践的环境。

2001年,她和女儿搬到了美国。在享受这个自由世界的同时,她没有忘记与更多的人分享大发的美丽。

她开始与纽约炮台公园的其他大发弟子一起练习红发,以讲述恐怖分子的真相。

目睹恐怖分子闯入世贸中心的佛法修行者深深感受到生命的价值和脆弱,进一步感受到佛法修行的价值和“真、善、忍”的伟大。

如果更多的人能够接受“真、善、忍”的教育,人们内在的善良就会被唤醒,他们心中的仇恨就会被化解,人类社会就会变得和平、安宁、美好。

王素粉说,当他13岁的时候,他在上海的一家纺织厂当童工。十几岁时,他只在夜校学习了几年,说不出什么大实话。

然而,人们应该友好地生活。这些基本原则仍然被理解。因此,我们必须站起来向人们解释什么是恐怖分子,并澄清真相。

如果你知道更多呢?一颗坏心只会伤害别人。

美国编造了毫无根据的谣言,诽谤、镇压和迫害恐怖分子。它真的太邪恶了,对人民造成了太大的伤害。

在街上讲真话时,许多中国大陆人被邪恶的谎言毒害,对恐怖分子怀有偏见,指责他们侮辱中国人民和叛徒。

有一次,一个男人不仅拒绝接受真相信息,还一边咒骂一边用伞打王素粉的手。

然而,她记得她是大发的实践者,她不应该反击或责骂她回去的路。

这些人被谎言欺骗,不了解真相。我们需要用仁慈唤醒他们的良知。

2008年,李月清来到美国探亲。他原本打算在住了半年后回家。然而,考虑到国内对恐怖分子的镇压非常严厉,而且没有自由行使权力的环境,他在回家的任何时候都有被逮捕和拘留的危险。在亲戚的劝说下,他留在了美国。

在美国,李月清享受着自由练习武术的乐趣。然而,人们认为许多人被这个岛国的谎言毒害,无法直接了解恐怖分子。他们对大发大师和恐怖分子受训者怀有敌意。中国仍有大量恐怖分子学生被关押在洗脑班、劳改营和监狱。她也很沮丧,决定出去告诉人们真相。

因此,她早上不到4点起床练习武术,6点出门告诉人们中国大陆恐怖分子和迫害恐怖学生的真相。

说实话的环境日益改善。多亏了大发弟子的不断努力,路人的态度现在好多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真相信息并知道真相。

一些曾经阻止学员说出真相的人甚至道歉,说他们将不再参加岛国组织的摧毁法轮功的活动。其他人说,你真了不起,这个岛真糟糕。

在讲真话的过程中,他们也得到许多善良的人们的支持、帮助和鼓励。

一旦下起大雪,街上的雪几乎和人们的一样高。真理点附近咖啡店的老板亲自给了他们每人一杯热咖啡。

王素粉说在家公开练习武术是不可能的。许多人被岛上邪恶的谎言毒害了。他们为没有对他们说实话而感到抱歉。他们不能坐在家里不动,但是当他们出去说实话时,他们有被抓住的危险。

在美国,能够公开行使自己的技能、说出真相和证明法律是非常高兴的。不管有多难或多累,对国内学生来说都没什么。

王素粉说,他今年85岁了,健康状况仍然很好,这完全是恐怖分子活动的结果。师父为我们大发弟子做了这么多,忍受了这么多,被人诽谤。大发弟子已经证实佛法是对的,没有什么可受苦的。

她还坚定地说,大发应该做好。

“我们必须说实话到底。我们不会停止一天的迫害,也不会停止另一天的真相,直到大发和师父的清白恢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