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向下降标准覆盖范围的明显扩大意味着“普遍下降”

9月30日下午,国庆假期前最后一个工作日下午,中央银行发布了《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实施普惠金融目标下调标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贯彻了2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精神,加大了对小微企业发展的金融支持力度。

根据国务院的部署,为支持金融机构发展普惠金融服务,中国人民银行决定对上述贷款增量或余额占贷款增量或余额总量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实施统一的定向减持政策,重点是单笔信贷低于500万元的小微企业贷款。 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的经营贷款,以及农民生产经营贷款、创业担保、穷人信用卡备案和助学贷款。

对此,相关央行官员表示,包容性金融目标削减政策的实施扩大并优化了以前的目标削减。

事实上,这一次中央银行实施有针对性降低普惠金融标准的最新政策,不仅扩大和优化了覆盖的业务范围,而且大大增加了享受有针对性降低标准的金融机构的数量。

华泰证券宏观团队首席分析师李朝泽表示,初步估计显示,未来新标准实施后,与新标准实施前的旧标准相比,商业银行将享受0.5%的目标下调,基本相当于0.5%的半日制普遍下调。

从2014年的目标削减开始,削减范围大幅扩大。它一直集中在小微企业和“三农”地区,特别是小微企业和“三农”地区。县域农村金融机构此前享受了相对较大的定向减持政策。存款准备金率明显低于所有存款金融机构的平均水平。也符合新增存款一定比例用于地方贷款的要求,符合标准的县域农村金融机构也可享受1%的存款准备金率折扣。

根据央行最新通知,从2018年开始实施的降低普惠金融标准的定向政策不仅涵盖上述贷款,还将政策延伸至扶贫和“双创新”等普惠金融领域,政策延伸更加全面和丰富。

央行相关官员表示,普惠金融定向减负政策的实施也优化了原有政策标准,重点关注每户信贷低于500万元的小微企业、小微企业贷款、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经营贷款,以及农民生产经营贷款、创业担保、穷人信用卡备案、助学贷款等贷款,大大提高了政策的准确性和有效性。

不仅目标削减的覆盖面将扩大和优化,享受目标削减的金融机构数量也将增加。

最新的目标降低政策保留了最初两级评估标准的政策框架。

在第一档,如果普惠金融贷款余额或增量在前一年达到1.5%,存款准备金率可在基准档基础上下调0.5个百分点。

这一标准基本上适应了普惠金融部门绝大多数商业银行的实际贷款情况,有助于鼓励它们不断向普惠金融部门倾斜信贷资源。

在第二阶段,如果普惠金融贷款余额或增量在前一年达到10%,根据累进原则,存款准备金率可在第一阶段基础上进一步下调1个百分点,优惠幅度更大。

根据现有数据,普惠金融目标削减政策的实施可以覆盖所有大中型商业银行、约90%的城市商业银行和约95%的非县域农业商业银行。

而且,由于2018年初对普惠金融领域贷款首次考核时将使用2017年年度数据,一些商业银行还可以通过在今年后3个月中更多地将新增或盘活的信贷资源配置到普惠金融领域从而满足考核标准,一些商业银行还可能从第一档进阶到第二档,政策的正向激励作用将得以体现。此外,由于2017年年度数据将用于2018年初对普惠金融贷款的首次评估,一些商业银行也可以通过在今年后三个月向普惠金融分配更多新增或振兴的信贷资源来满足评估标准,一些商业银行也可能从第一个提前到第二个,从而反映出政策的积极激励效果。

据估计,目前有针对性的减排政策涵盖了约2/3的城市商业银行、80%的非县域农业商业银行和90%的非县域农业合作银行。

由此可见,政策实施后,政策覆盖的金融机构将增加10%至20%,甚至更多。

华泰证券宏观团队首席分析师李朝泽表示,初步估计显示,未来新标准实施后,与新标准实施前的旧标准相比,商业银行将享受至少50%的目标下调0.5%,基本相当于半年期总体下调0.5%。

一些分析师甚至认为,由于大部分金融机构可以达到普惠金融(Pratt & Whitney Finance)贷款余额或增量的1.5%,这种有针对性的降级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被视为一般降级。

中信证券明明研究团队认为,这种定向降级具有更强的“全面降级”含义。

他们认为,与此前央行针对中国农业发展银行(Agricultural Development Bank of China)、金融公司、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等特定金融机构的定向减持不同,此次定向减持是基于“贷款增量或余额达到一定比例”的指标,扩大了最初通过定向减持评估的银行的范围和数量,如未纳入定向减持评估标准的个体工商户的经营贷款和创业担保,具有更强的“整体减持”含义。

央行不可能在短期内完全降低标准。国务院常务会议后,央行在3天内以紧急文件的形式落实了定向降级精神。然而,降低标准政策的真正实施很少要等到3个月后。

过去,央行的大部分下调政策在一周内生效,但这次央行文件明确表示,普惠金融的下调将等到2018年。

一些分析师认为,由于央行已经“降低了标准”,并根据普惠金融的实施要到明年才会正式实施,这意味着央行不会调整其储备政策,除非短期内存在严重的金融风险。

央行给市场“延迟降级”,这在某种程度上是货币政策无法解决市场结构性矛盾的明确信号。央行仍然认为当前货币政策的核心是“去杠杆化”。尤其是当经济基本面没有恶化时,央行找不到全面“降级”的理由。

德国商业银行分析师周浩表示,央行已给予市场“延迟降级”,在某种程度上,这是货币政策无法解决市场结构性矛盾的明确信号。央行仍然认为当前货币政策的核心是“去杠杆化”。尤其是当经济基本面没有恶化时,央行找不到全面“降级”的理由。

李朝泽表示,央行罕见地推迟到明年第一季度,这将使第四季度成为游戏的真正空期。

他认为,央行通知指出,新的评估标准将在2018年初进行评估和实施,时间点将推迟到明年1月或更晚,因为目标削减将需要精神创伤和痛苦,信贷统计报告将完成,因此这一政策变化的实际实施日期将是明年第一季度。

发表评论